2020年10月底某天下午,北京嘉传律师事务所陈文昌律师接待了一位匆匆来所咨询的当事人,他所在的公司某教育机构被43位学员集体起诉,要求全额退费,诉争标的额近百万。

       此类案件近两年的裁判惯例看,基本判决大比例退款,被告教育机构也清楚这种现状,找到我们律所也是因为不甘心,一直合法经营,学员考不过为何还能要求全额退费?

       陈律师详细了解公司的营销方式、培训模式、与学员签订的合同及学员学习进度等情况后,考虑到疫情作为不可抗力因素对合同双方的影响,再结合自身多年的办案经验,认为这个案子是非常有争取空间的,完全可以大幅度减少赔偿数额。

       当事人听了陈律师的初步分析后十分认可,他当天已经去了不下三家律所咨询了,陈律师的解答最专业、贴切,他当即就确定全权委托陈律师团队办理该案。

       由于教育机构委托较晚,三天后即开庭,陈文昌律师接受委托后,带领团队律师加班加点仔细研究公司方提供的案件材料,制定方案,做好了开庭应诉和调解两手准备,并对何种方式能取得更好结果作出初步判断,准备的证据材料都重达几公斤。

开庭后的调解过程果然比较艰难、激烈。

       首先一上来,法官就直接给我方施压,说今年经她手里的此类案件已经几百件了,情况非常熟悉,判决至少要退费90%,调解也没有低于80%的。面对法官的高压态度,陈律师已经做好应对措施,简明扼要地向法官说明三点:

一、疫情作为不可抗力因素等本案的特殊性;

二、合同签订、履行、解除合同方面等有利证据要点;

三、不需要退费的合同依据和继续履行合同的法律依据。

       并出于人道主义,我方愿意最多退高端班费用的30%,折合总标的额的20%左右。法官没有在主要观点上对我方进行反驳,表示调解就看对方意思,判决绝对无法这么低。陈律师在第一阶段成功打动了法官。

       接着,出于妥善解决问题的考虑,法官跟原告做调解工作。对于原告代理律师最先给出85%退费的调解方案,陈律师明确表示不能接受对方和解方案,并向对方说明本案的利弊关系。

       由于对方律师准备不够充足,法官询问几句之后,看出原告律师对基本法律关系还没有梳理清楚,就让我方暂时退出法庭,法官与原告律师单独沟通,经过法官的施压,最终原告同意65%退费的和解方案。

       阶段三:降低调解比例再争取。我方推测,法官应该是将陈律师基本代理意见告知了原告方,原告律师才会同意大幅度降低和解比例。但是,65%的退费比例还是过高,鉴于调解过程基本落入陈文昌律师的预判中,陈律师对于继续通过谈判来压低退费比例很有信心。

       经过陈律师与原告律师反复磋商,最终以远超出法官和我方委托人某教育机构预期的价格,即诉讼标的四折达成了和解。此案最终得以圆满地调解结案,原告学员也快速拿到了退费。

       某教育机构对陈律师谈下的和解价格非常满意,原本没报多少希望的案件,经过调解,最终圆满解决,尽量减少了公司的损失和负面影响。同时对陈文昌律师团队的工作给予高度评价和肯定。

       随后,公司负责人亲自来到北京嘉传律所,给陈文昌律师、张昊律师送来了“专业精湛,客户至上”的锦旗,并再次对嘉传律师团队表示诚挚的感谢,希望以后进行更加紧密的业务合作。


注:以上内容由高源律师提供,若您案情紧急,法律快车建议您致电高源律师咨询。
服务地区:北京 - 北京
专业领域: 继承 离婚 债权债务 公司法 合同法 婚姻家庭 股权转让 常年法律顾问
手机:186-1245-2498(接听时间:08:30-21:00)
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:在线短信咨询